凛冬将至

【獒龙獒无差】国胖哨向饲养指南(50-52)

国胖永垂不朽:

这两章好像都会提到很多配角们的故事。

伏笔、烘托和带线索是一方面,也想靠他们撑起整个国家队的框架,顺便给三创添一点小火柴【獒和龙那两只只知道谈恋爱,hin

flag插满,进度确实有意加快了



50.

这一次的集训,除了要让队员们收收心收收骨头之外,最主要的,就是选拔出三月参加多哈世乒赛的人员名单。

遥想去年的这个时候,陈玘万万没想到自己会离这个名单那么进。

三个月从无名小卒打到世界前五,没有人能想到。

“玘子啊,你是很有潜力的,”吴敬平告诉他,“冲一冲,好好打,听见没?”

陈玘憨厚地抓着脑袋笑了笑,与球台上那个杀伐果断犀利勇猛的家伙判若两人,“我会努力的,吴指导。”

“玘哥!”马龙从远处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叫。

吴指导也不缠着,挥挥手就放了行。

陈玘微微欠身,转身向马龙跑去。

“咋啦,跟琳哥相处的还行么?不会是想来找我支招吧?”陈玘笑道,看着他脸上的一层薄汗,把手上的毛巾递了过去。

马龙接过毛巾呼噜擦了一把,也没注意发型,把头发擦得乱七八糟地炸着。

陈玘看得直乐,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还是小看了马龙——马龙跟马琳聊得可好了,好到马琳把他的老底都给揭了。

寒暄完,马龙敛起了笑容,正色道,“玘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最近精神力波动异常?”

陈玘被他兴师问罪的严肃模样吓了一跳,听了他的话,舒了口气,摆摆手,“我当是什么事儿呢,这不是,大家都有这么一遭的么,有啥可说的。”

“精神力暴动多危险啊,像上次邱哥……”

“不会不会,”陈玘笑了,“他那是少见的例外,你看我们队里那么多哨兵,哪个像他?我已经递交申请上去啦,刘指导说,如果我进了这次世乒赛名单,向导的事就没什么问题,大概六七月就能做精神连接和梳理。”

陈玘瞧他着急的模样,心里颇为熨帖,觉得没白疼这么个小弟弟,却不曾想他的焦急紧张背后,虽然确实有关心他的成分,可也有些别的原因——比如对于哨兵群体的不了解、想了解、又无处了解。

为什么想了解?

因为他的心上人是哨兵呀。

“精神梳理要等这么久?”马龙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恨不得知道得越详细越好。

陈玘也不瞒着,“我现在离精神力暴动还有一段距离,只是异常而已,正常控制一下就行,你觉得我们这儿向导资源多么?那、那都是要很艰难才能申请到的好不好。”

马龙若有所思,“玘哥,我听说,人家国外的国家队里,每个哨兵都是配向导的呢。”

陈玘一惊,先抬头看了眼四周,然后才紧张兮兮地道,“哥知道你没别的意思,可你这话不能随便说,让刘指导听见了可不得了。”

“放心,他听不见。”

“为啥?”

马龙摇头晃脑,“山人自有妙计。”

把陈玘气了个半死。

51.

晚上,马龙照例晃去了张继科的房间,用一包薯片打法了好说话的老乡张超。

“继科儿,”马龙穿着睡觉穿的小熊睡衣,像个裹了布套的小火炉一样蜷在张继科床上,“你要是精神力有异常了,一定要跟我说呀。我好歹是个向导,虽然不太在行,不过总比队里申请靠谱些,这等个三五个月才能批复的,谁知道中间会发生什么呀,对不对?到时候咱们努力一下,说不定就能连接成功了呢?”

张继科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心道要靠你那捕猎技术建立连接,还不如我按照队里的传统方法控制一下来的靠谱。

他没把这话说出来,生怕打击马龙。要是刘国梁知道,定会感慨这刺头也有这样温顺的一面,像只刺猬,平时顶着一身的刺,谁惹谁被扎,养熟了才会把肚皮翻出来,给你摸他最柔软的地方。

“你还记不记得邱哥那会儿……”马龙接着唠叨。邱贻可的事儿把他吓坏了,从那次之后,他对于精神力暴动这几个字便特别敏感。

张继科自顾自地玩着马龙柔软且带着奶味儿的头发,觉得他杞人忧天。难道在向导没被发现之前,哨兵都不活了么。

等等。

他凑近嗅了嗅。

“你头发上什么味儿啊?”又嗅,洗头膏是马龙自己的,香甜的奶味儿特别重,差点盖掉了另外的味道,“你是不是用了别人的毛巾?”

“嗯?没啊……”马龙仔细地回想了一下,犹豫着说,“哦,可能是我拿了玘哥的毛巾擦汗,不过那是在洗头发之前的事了,你这什么狗鼻子啊。”说完,也不等张继科开口,迅速把话题转回来,“继科儿,这事儿很宗要的。”他觉得张继科不够重视这个问题,一着急,嘴就瓢了。

“很宗要,很宗要。”张继科故意学他。

马龙气急,拍掉他在自己头上乱动的手,翻身就是一个锁喉。

“最近散打练得不赖嘛,这套路使得顺手啊。”张继科深谙顺毛靠夸的道理,盯着他百得发亮的脸上的细小绒毛看,“速度、力道、完整度都可以……”

后面说了什么马龙没听见。他只知道在这个距离、这个角度,继科儿的眼睛非常漂亮。

一双桃花眼像画出来的一样,天生含着三分情,微微上扬的眼角像个小勾子似地勾着他的心脏,颇有几分爷爷爱听的戏里唱的“和春光暗流转”的味道。他现在仍是不知道戏的内容,却总觉得自己能听懂一句了。

“继科儿。”

“嗯?”

张继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马龙淡粉色的唇瓣一点一点靠近,一点一点放大,最后印在了自己的右眼上。

蜻蜓点水。

“我觉得你的眼睛真好看。”马龙弯着眼睛。

他离开的很早,因为必须赶在马琳入睡前睡着。临走还不忘回头看一眼张继科,认真叮嘱道,“精神力异常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呀,我可是你的向导。”

他说话的语气自然到仿佛在说“我是你的队友”一般,张继科却觉得脸上有些发烫。

平心而论,马龙绝不是什么优秀的向导,合不合格都难说。可既然张继科认定了,那他就是世界第一的向导。

52.

陈玘最终拿着P卡进了多哈世乒赛的名单。对他来说,这个成绩谈不上惊喜,却也不俗了。

新闻里没提到他,只提了与他差不多年纪的国乒未来中坚力量王皓。那时候的王皓很瘦,颧骨高高的,眉眼俊秀,鼻梁挺直,出现在电视上的照片好看得很,人们都爱拿他和孔令辉作比。如果说他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那么陈玘大概充其量是太阳光下的影子,虽然显眼,却不受重视。

陈玘知道自己浪费了多少时光,悔是悔的,气是气的,唯一一点好的是不怨不妒。就这么跟着吴敬平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训练,然后……

成为了奥运会男双的最终选择之一。

孔令辉王皓。王励勤闫森。马琳陈玘。

三选二。

这是一场可能比奥运会还要精彩的比赛。却注定没有鲜花和掌声,只有眼泪与嘶吼。

车轮战。

孔令辉和王皓率先出线。

对于这个结果,陈玘是服的。他想起那个在世乒赛里怕他寂寞陪他一起坐在地上跟他诉说自己伟大理想的少年,想起他说想要开创直拍全新的打法,保住直拍的半壁江山,想起他每天比谁都起的早,跑步、训练,想起他说自己还远不如孔令辉。

这次的世乒赛,陈玘悟出了一个道理——与其说冠军不易,倒不如说谁都不容易,只是大家只看得到冠军罢了。这个道理很多人跟他说过,但他过去却一直觉得,没拿到冠军,只是因为还不够努力。

他凝了神,没有去擦顺着发丝滴下来的汗。

眼前是打败了刘孔的奥运双打冠军组合,身后是对他有着知遇之恩的教练和五星红旗,身边是带给他命运转机的好搭档、好兄长。

他想赢。很想赢。

评论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