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将至

【龙獒】Wildest Dreams(2)【摄影师x模特/ABO】

非常,非常有感觉~

L'immortalité:

*第一章请戳→(1)

* @会写诗的小幼獒 我写完了啊,快夸夸我!

*我想看评论【捧脸】

*ooc与bug皆属于我,与他们本人无关。

————————————————————————————————————————————————————————————

Chapter 2

马龙醒来时,已是天色渐明,日头微醺。

如今正值东非的旱季,气候同国内的初秋一般,格外凉爽怡人。马龙洗漱完,随便披了件外套就走了出去。清新的空气包围住他,他顿感神清气爽。

他差不多算是起床最早的一批。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某个熟悉的身影。

估计还在睡吧。念及此,他的唇角浮现一丝浅浅的笑意。

“Salut【法语,意为“早上好”,多用于熟人之间。】,Long.”女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纤长的手指搭上他的肩头。诱人的花香再度向他袭来,他微微蹙眉。闻惯了张继科身上那种火焰和烟的味道,女人的信息素简直令他起腻。

“早上好,女士。”他礼貌的冲她点点下巴,客气又疏离的用英语问候道。女人微微一笑:“哦,叫我Ann吧,女士太生疏了。”

本来也没想着和你混熟。马龙的内心对此嗤之以鼻,含含糊糊的应了声,继续张望着张继科的身影。

“你们亚洲人总是这么冷漠吗?”女人捏把他肩,似是不满的嘟起红唇,语气如在撒娇。

姑奶奶,咱俩昨天刚刚认识,您这未免也太饥不择食了吧?马龙腹诽着,与此同时,张继科于他的视野范围内现身。他一手拨拉着略显蓬乱的乌发,一手插兜,闲庭信步的走向营地中央放置的餐桌,一对秋水明眸似睁非睁,神色倦怠,好像仍在回味方才的美梦。

他抬眸往马龙这里略略扫一眼,兴致缺缺的别过脸,转而开始研究桌上放置的餐点。

“想必你也还没吃过早饭吧?我们一起去那边看看。”女人自然而然的挽住他的手臂,马龙强忍住厌恶才没有甩开,只能由着她。

张继科正全神贯注的对付着面前的食物,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予这边,倒是马龙有事没事就往他那里瞄上几眼,心不在焉的用叉子戳着面包,焦黄酥脆的面包被他弄得面目全非,几乎一口未动。

“这食物不对你胃口吗?”女人用涂着蔻丹的修长指甲好奇的指指他的盘子,“怎么什么都没吃?”

闻言,张继科终于肯抬头朝这边望望,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伸手拿走了马龙盘里的面包,神态自若。马龙什么也没说,单纯一笑了之,仿佛早已习惯。

“……你们认识?”女人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情形,惊得目瞪口呆。

“不认识。”张继科抢在马龙之前回答,优雅而慢条斯理的将面包撕成条状,“但是不能浪费食物。”

女人轻笑一声,眼神犀利:“可是,乱吃陌生人的东西,有时容易送命啊。”

马龙心下一紧,下意识的抬眸望向张继科。对方正忙着用勺子舀去碗中仅剩的一点榛子酱,听到女人这样说,噘着嘴嘟嘟囔囔:“好麻烦,我只是想吃东西而已,考虑那么多干嘛?”言语间尽是未脱的稚气,女人嗤笑一声,嘲弄之意明显,所幸眼神已不再如刚才那般,马龙这才松口气。

填饱肚子后的众人各归各位,正式展开第二天的拍摄任务。按照剧本,今天的内容是女主角不幸陷入险境,男主角出面搭救,典型的英雄救美与一见钟情的戏码。马龙立在摄像机后,导演打个手势,示意他给张继科一个特写镜头。镜筒缓缓扫过,屏幕上的图像由对方沁出薄汗的前额,沿着笔挺的鼻梁骨,滑过素齿丹唇,移至生着浅湾的下颏,黑瞳微转,明眸善睐。

色授魂与。

马龙伸手解开衣领最上方的几颗扣子,舔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心想今天怎么这样热。

许是二位主演的出色发挥,第二天的拍摄得以提前结束。如此一来,就剩余了大把大把的空闲时间,马龙婉拒了女人的盛情邀请,决定深入腹地,探探情况。他手上有一张地图,上面标着走私军火的可能埋藏地点。

他花几百美钞向保护区的工作人员租借了一辆平日里巡逻用的车子,反正钱是总部出的,他不心疼。

“怎么,你想在这里随处转转?”正当他仔细研究着这辆车子的性能时,张继科揉着惺忪的睡眼走近,他穿着一件驼色的毛衣,稍长的袖口盖住半个手掌,“我也正有此意,顺便捎带上我吧。”

“好。”马龙毫不迟疑的笑着点头应允,阳光落在他的眉宇间,有种和煦的暖意。

“谢谢。”张继科浅浅一笑,低着头越过他上了副驾驶座。他耸耸肩,坐上驾驶座,随即发动车子。

这一切皆被不远处站着的女人尽收眼底。她阴沉着脸,咬牙切齿,唤来导演耳语一阵,如此这般吩咐一番。

“给,这是地图,你帮我看看,顺便指个路。你方向感比我好。”车上没有外人,马龙终于可以卸下心防,长舒一口气。张继科默然接过地图,和他们目前的路径对照着。他穿的这件是高领毛衣,偏生他还好把领口高高竖起。看地图时,他就将半张脸埋进衣领,削杼的眼皮轻眨,黛黑浓密的睫羽扑闪,犹如飞舞盘旋的燕尾蝶翅。张继科的眼角点着颗小痣,很久之前,他和马龙还在一起,亲热时马龙总好亲他的这颗黑痣,浅吻也罢吸吮也好。因为又痒又敏感,所以他屡屡笑着躲过,这时马龙就不得不用双手捧住他的脸,防止他乱动。

后来两人因为任务常常聚少离多,起初浓似烈酒的感情逐渐转淡,在一次彻夜的促膝长谈后,他们协议和平分手。约莫是彼此都很坦然的缘故,除了那些亲密行为,他们分手前怎么样,分手后还怎么样,丝毫不见尴尬。

“就是这条路,再开个两三公里向左拐就可以了。”张继科闷声道,喉头涌上烟瘾,去掏烟事不经意的瞥眼后视镜,惊觉后面有辆小车在跟着他们。

这里幅员辽阔,没有遮蔽物,想甩掉是不可能了,他必须想个办法掩饰过去。他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转向马龙。

“喂,借个火。”由于嘴里含着东西,他说话有些含糊不清,马龙乍一听,错以为他在说“接个吻”。

张继科见他半天没动静,不耐烦再等下去,遂倾身靠近,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摸出打火机。马龙的衬衣材质很薄,能清晰感觉到张继科生着枪茧擦过胸脯,质感粗砺。

马龙紧握方向盘的手一瞬间有些微的抖动。

张继科点燃香烟后随手把打火机扔到后座上,他深吸一口,忽然再度向马龙凑近,马龙不明白他要做什么,眼神困惑的投向他。

倏地,他吐出那口烟雾,马龙的眼前迅速模糊一片,与此同时,他察觉出有两片柔软的东西贴上他的唇,薄荷醇与尼古丁焦油和那股独特性感的信息素占据他的口腔,过往的气息笼罩他的思绪。他腾出一只手,大力扣住对方的后脑勺,进一步加深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先是温柔的缠绵,后是激烈的交锋,张继科整个人几乎压在马龙身上,双手紧紧揪住他的衣领。有关他的一切都令马龙想念。

马龙蓦地踩下刹车,失去平衡的两人相继跌落。他们相拥着在草坪上翻滚,尘土飞扬。天旋地转间,张继科听到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他觉得差不多够了,然而不明真相的马龙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仍在沉沦。张继科一口咬在马龙的下嘴唇上,霎时品尝到某种腥甜的滋味。马龙吃痛,神智瞬间恢复清明。喘着粗气的二人分开,张继科用舌尖舔舐唇上沾着的鲜血,眉目低垂,马龙一时间吃不透他的想法。

“太可怕,太可怕了!你们没事吧?”Thomas朝他们奔来,口里大声疾呼,马龙这才明白张继科为何突然会有那种反常举动。

看来是他想多了。马龙叹了口气,简单和Thomas交谈几句,表示他们没事,只是出来兜兜风而已,现在就回去。张继科则神色漠然,一副不愿多言的样子,只是狠命的拍打着他的毛衫,眼底流露心疼。

Thomas见没什么可疑之处,借故先行离开。马龙见他们走远了,想回头招呼张继科离开,结果发现他还在固执的清理衣服上的尘土。

“走吧,大不了这件扔了,回去再买一件。”马龙伸手去拉张继科,他却皱着眉冲马龙摇头摆手,马龙无奈的笑笑,“我赔你,这总可以了吧?”

“一言为定。”张继科促狭一笑,终于肯做出让步。三步并作两步上了车子,马龙跟着他上去,用手指拢去他鬓角的碎发,凝视着他有些破皮的面庞。

“你看我做什么?”他不自然的笑了,时隔许久,他依旧无力抵御马龙这样的注视。

“看你有没有哪儿受伤,刚刚太突然了。”马龙别开目光,发动车子,“走吧,我们回去。”

TBC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27)

  1. 凛冬将至L'immortalité 转载了此文字
    非常,非常有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