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将至

【NYSM&TSN】DE-心墙 (1/5)

难得的DE

Parki___:

【磨蹭磨蹭不想写论文所以爬上来冒个泡,真的好喜欢这对拉郎阿!】


【注:虽然不希望但也许会OOC,文中除了DME之外其他人物均为本人瞎编哒嘿嘿。】


【本人有强迫症,所以依旧是五段式中短篇,争取早日更完。】




DE-心墙




BGM:心墙-郭静


http://music.163.com/#/m/song?id=233866&userid=60598254




你的心有一道墙


但我发现一扇窗


偶尔透出一丝暖暖的微光


就算你有一道墙


我的爱会攀上窗台盛放


打开窗你会看到悲伤融化


你会闻到幸福晴朗的芬芳




-----------------------------


【J.Daniel Atlas x Eduardo Saverin】




One.




拉开窗帘的那一刻才发现原来下雨了。


难怪昨晚回来的时候空气里闷闷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机票和护照放在桌子上,是十一点的航班。


现在才刚刚六点过十分,还有着足够的时间。


去厨房给自己煮了一杯咖啡,Eduardo顺手打开了电视,又翻开了今天的报纸。


一点点地,咖啡的香气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距离和Mark的那场官司结束,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


三年,不算长也不算短的时间。


这三年里似乎发生了很多事情,Eduardo想,但是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Eduardo本来以为自己会在官司结束后就离开美国,离开这座城市。


毕竟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想要忘记,又有太多太多的人想要告别。


但是,说不出理由的,自己竟然就这样在这里又待了三年。




说完全不想起Mark,说完全不想起从前,那一定是在说谎。


虽然他总是在重复说着这个谎言。




这三年里,像是自我屏蔽一般的,Eduardo屏蔽了一切和Mark相关的消息。


但是,作为发展的如日中天的企业里年轻有为的CEO,他的消息又怎么可能完全屏蔽的掉呢。


很多时候,他总是能在报纸杂志上,电视机上看见或者是在电梯间,咖啡厅里听见有关于Mark的消息,对此,他的反应总是习惯性地刻意不去听也不去看。


不过谁也说不清楚他到底有没有听见,有没有看见。


说来讽刺,自欺欺人的事情,永远都是只有自己知道真相。




他也曾遇见过Mark,两次。


三年里,同一座城市里,仅有的两次。


都是远远地看见了,然后转身,走开。


他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看见自己。


他想也许自己并不在意对方有没有看见自己。


他想也许自己确实有些在意,不过只是一点点。


真的只是一点点。




——你为什么要执着留在这个城市呢?


突然间,脑海里响起了Gustaf昨晚说的那句话。




这是第一次有人问他这个问题,在灯光昏暗人很多的酒吧里。


他的声音不算很大,但是自己听得很清楚。




Gustaf是自己在哈佛的同学,毕业后回去了瑞典。


这次突然来到美国,说是自己新创的公司需要像自己这样的人才,所以邀请自己去斯德哥尔摩。


斯德哥尔摩,很美的城市。


透过酒杯看着被拉扯变形的灯光,Eduardo说着,淡淡的,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


Gustaf叹了口气,望着老朋友这个样子,他真心觉得离开美国会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你为什么要执着留在这个城市呢?




为什么呢?


也许……Eduardo笑了笑,像是终于屈服了一般地耸了耸肩。


他并没有回答Gustaf的问题,只是又重复了一边刚刚说的话。


斯德哥尔摩,很美的城市。


这算是答应了。




他喝完了杯中的酒,又点了一杯同样的。


然后对着身边的朋友举起了杯子。


也许,自己真的应该离开了。


算是真正的告别。




回到家后,他以自己都不敢置信的速度订好了第二天出发的机票。


然后关上电脑,躺在了床上。


没有开灯,但习惯了黑暗后,还是能够隐约看得清房间的轮廓。


他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好久好久,才慢慢闭上眼睛。


——也许……离不开这座城市的理由,自己一直都是知道的。




喝完了咖啡后,他合上报纸,起身收拾行李。


电视里依旧在播着新闻,政治、文化、社会、经济……


他没有看过电视一眼,却也始终没有关掉它,只是把它放在那里。




九点。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关掉了电视,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拖着箱子出了门。




从昨晚到现在,从遇见Gustaf到买机票到收拾行李。


然后到关掉灯拉开门走出去的那一瞬间,他才突然间有了实感。


告别的实感。




他并没有把这个屋子租借给别人。


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究竟会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


也许会,也许不会了。




虽然是下雨天,但意外地一路十分顺畅。


他坐在计程车后面的座位,听着雨声,像是想起了很多事情。


但其实,很意外的,他什么也没有想,脑袋里空荡荡的。




上了飞机后,他的座位依旧是在窗边。


因为到的比较早,他便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


雨似乎越下越大了,天空阴沉沉的,隔着窗户似乎都能感觉到那潮湿空气里沉闷的感觉。




他又想起加州的那场雨。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想起那场雨。


明明已经过去了这么久。


现在想起来,就好像是一个玩笑一般。




——我可以让雨停下来。


突然间,一个声音从身边传来。


What?Eduardo被这突如其来近距离的声音惊了一下,回过神来,他转过头。


——我是说,我可以让这雨停下来。


对方看着他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




果然是玩笑。


Eduardo想。




此时的自己,就好像是在人潮攒动的时代广场正中心,被真人秀节目开了一个很大很大的玩笑。


太突然,太难以置信,以至于自己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表情。








——TBC.


2明天更新嘿嘿嘿。















评论

热度(43)

  1. 凛冬将至Parki___ 转载了此文字
    难得的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