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将至

[瓶邪]Through the Optic Lens 1 + 文案

取材很独特

白无知:

文案:

吴邪 - 职业摄影师、业余城市冒险家

张起灵 - 超自然现象调查员

胖子、阿宁 - 杂志编辑

一个小哥和嫂子接触超自然现象和灵异事件的架空故事系列,不会牵扯什么大秘密,也应该不是BE结局。每篇故事都是短篇,有素材才写,所以更新不定。黑瞎子、解雨臣等角色大概也会出现。


开头话:其实我完全不知道关于摄像这个职业,所以有什么错误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包容。我也会尽量不让角色写崩,但毕竟是架空设定,难免会有多处OOC部分,希望大家也能体谅。最后,发现Bug或者错字请告诉我,好让我修改文章。


第一章 《序 - Prologue》上

Hark, my friends, 

For the story is about to commence.

Gather before the stage, hold thy breath,

And from there, let us move on hence. 

‘咔嚓’


随着快门的按动,又一张场景被捕捉下来。


吴邪细细打量着数码相机屏幕上的画面,清秀的眉间下意识地皱了起来。照片拍的是一个欧洲十九世纪维多利亚风格的戏院,规模相当庞大,估计一次可以容纳下数百人。墙面上精致的雕刻虽然已经被厚厚的一层灰覆盖,但隐隐约约透出的金黄色让人不得感叹当年这座戏院有多么辉煌。如今台上台下空无一人,唯有的,只是身穿格子衬衫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少年和他的宝贝相机。


吴邪是摄影师。他专为Let’s Travel旅游杂志拍摄景点,无论是冰天雪地还是荒芜沙漠都会有他踪迹。这是因为他胆子特别大,喜欢走一般旅客不敢走的道路,所以他往往拍摄的角度和抓景都比其他人来得独特。可不是吗,上次去长白雪山的时候并没有随着人家进入国家公园,而是尝试围绕着山外取景,哪知道差点被抓包闹出私闯邻国的新闻,回家后便给家中的三个老男人好好地教训了一场……呃…那些旧事就暂且别翻出来了……


屏幕上显示着一片广阔的平地,两旁由华丽的贵族包厢和阳台包围起来,前方则是舞台,上面还挂着陈年老旧的红色帘布,为最后一幕戏掩上不可诉说的结局①。他用的是360度panaroma镜头,把戏院内部的空间全都拍了下来:黯淡的晨光透过高处玻璃窗打照在铺满灰尘的空间,为凌乱的蜘蛛丝镀上一片银色;地毯上让曾经无数个观众踩踏出的磨损这些年来都不曾换过,依然述说着当年的热闹场景,一切切都顿时给照片添加了不少沧桑感。论布景、气氛、亮度对比什么的,这张照片都抓得很到位,可说是独一无二的完美作品。


唯一不完美的部分就是走廊上的那道黑影。虽然这台相机的像素非常高,但到那道影子时偏偏变得模糊,跟周围高清的物体形成明显的对比。更诡异的是,黑影似乎是个人的形状。


吴邪抬起头往走廊的方向看,却没有看见什么可疑的黑影。难道是……


I’m bringing sexy back~


口袋中的手机划破寂静,差点把吴邪吓死。他ID不用看也知道打过来的是何人,毕竟会用那么与本人不般配的铃声只有一个。


“死胖子,一大早打来有什么事?”


“哟,天真,党不可以表示关心吗?”


“你是被上头逼急了吧……” 


胖子是和他常年合作的编辑,专门帮他找主题和筛选照片。起初被安排在胖子下面时,吴邪还觉得这个人怎么那么怪,一见面就给人家取绰号。可后来发现胖子自来熟的性格也非常好相处,特别是在赶工的时候,往往会帮他拖住上头,久而久之两个人就变成了好兄弟。


“我说啊天真,那个老女人又来催我了,说什么今晚就要拿到你的照片,否则回去有你好看的。”


胖子口中的‘老女人’,除了他们的总编辑阿宁还会有谁。这个女汉子性格和身材一样火辣,说到做到,吴邪真不敢想象如果他没把照片在今晚交上去,回去后会怎么样地被阿宁折磨。


“知道了,知道了,我这不就回去吗?” 吴邪无奈地摇头,转身便往出口走。


“就知道天真够利索!胖爷我看好你!” 胖子把电话挂了。


一开口就是一个‘天真’‘天真’的,还真够烦……


当吴邪走出戏院时,他已经把黑影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

---
在外面兜了一阵,回到酒店时已经是下午12点。吴邪马上把记忆卡插入笔记本,把上午拍的照片都拷贝到硬盘上,以免有什么损失。身为一个摄影师,最重要的就是把照片好好地存起来,甚至还要多做几份备用版本。


拷贝同时,吴邪把昨天拍的大本钟照片发送给胖子和阿宁。其实他昨天晚上就已经把全部照片看过一遍,选了几张象征性的作品做了小幅度的修改。他只是拖了一天时间想再做最后一次的考核,但既然阿宁没有耐心,那他只能照某大人的指示直接发送过去。发送完毕就马上收到胖子的邮件,感叹他的工作效率高,阿宁也没忘了给他一个super wu的称赞。


接着,吴邪打开了他今早拍的照片文件夹,一一地翻出照片。每张照片都是那座废弃的戏院,有建筑外边的、有包间的、走廊的等等,几乎把整座戏院从头到尾、内到外都拍了下来。


大多数人都不会对废弃的建筑感兴趣,但吴邪却恰恰相反。除了做杂志摄影师,休闲的时候吴邪是一个城市冒险家。所谓的城市冒险家 - urban explorer②, 简称urbex- 源自于外国西方国家,经过媒体推广成为年轻人的流行业余爱好,如今在大陆才刚刚开始发展。如果吴邪没有因为工作的关系迁移到美国的话,大概也不会有机会接触这么有趣的爱好。城市冒险讲究的就是去各个被遗弃、忘却的人造地点探险,其中包括许多非法侵入私人财产地和政府设施的行动。但好在外国一般比较开放,只要不会造成他人的干扰和社会的负面影响,政府也会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起初许多年轻人只是为了刺激才参加城市冒险,后来有几名摄影师发现废弃建筑物也可以拍出相当别致的照片,顿时在摄影界炒起了一股古屋拍摄风波,引起了许多摄影师的兴趣,吴邪也包括在内。


如今每当吴邪被派去新景点时,他都不会忘了抽空去拍那些被岁月和人类遗忘的建筑物。他很喜欢这些景色,感觉它们像是社会中的守护神,即使被抛弃、遗忘,但依然默默地留守在那里,窥视着社会的变化,记录着年月的痕迹。


即使社会把你们忘记了,我还是会记得的。吴邪心里道。


此时吴邪打开了刚拷贝完毕的文件夹,准备过目今早的照片。


这张不错,值得考虑。哎,这张的背光太重了。吴邪一边看,一边分类照片。照理来说他之前拍的时候已经用相机看过了照片,但毕竟从相机转换到电脑屏幕上会有光线和分辨率的差异,所以往往还要通过电脑再次过目一番。


翻着翻着,吴邪突然蹙起眉头。像在确认什么一样,他又往上几张点了点,然后来回几张移动。


果然,在每一张照片中都有着一个模糊的人影。


吴邪拿出他的相机,很仔细地检查镜头上的镜片,肯定没有灰尘后才放下相机,重重地叹了口气。看来又得靠PS了…… 


其实自从吴邪成为城市冒险家兼摄影师以后就发现了奇怪的现象。他时不时拍的照片都会出现一些影子、白雾等奇怪的画面。起初吴邪以为这是相机的镜头划花了所以换了另一台来拍摄,没想到换来换去几台都是一样的问题。但除了那些废弃屋场景以外,其余的照片都很正常,所以他断定问题并不出在相机上。


其实吴邪并不是没有怀疑过鬼神这类的解释,但身为受过新时代教育的青年,他只接受拥有科学伦理的现象,所以马上就把这个想法抛出脑外。


既然什么合理的解释都没有找到,吴邪就当作是多一份处理工作,把那些黑影什么的PS掉就可以了。打开了Photoshop软件,吴邪马上投入修图的工作。


不料时间如此飞快,吴邪修图中都没有发现外头已经天黑了,并且也错过了晚饭时间。照片已经处理得七七八八,他才伸展腰身, 准备到外头吃晚饭。


一打开门, 吴邪就感到一阵寒风。 奇怪了, 现在只不过是六月中旬, 应该不至于太冷啊...他把衣领拉几下, 缩着脖子迈步走向楼梯口。 


走在走廊上吴邪再次感到寒冷。今晚的走廊格外冷清。 因为他住在繁华的城市中心酒店, 每晚都一定会有房客在走廊上抽烟、讲电话等活动, 但今夜走廊上却毫无人烟, 好像整座酒店只有他这个住客。 难道是晚上街头有办特别庆典,把大众都吸引过去了? 吴邪摸了摸挂在颈项上的相机。职业的关系让他养成成天都带着相机走的习惯,以免万一看到什么有趣的场景都没来得及拍下来。


走廊上不停地闪烁, 连续好几盏灯都坏了, 给周围环境添加几份阴森森的感觉。 吴邪感慨要去前台叫人换灯泡。


楼梯口终于走到了, 可没想到那里的灯泡也出了问题, 不但没有平时那么亮,甚至只有吴邪那一层的灯泡有电,其它层则被黑暗覆盖。


真是的, 还自称是四星级酒店呢, 吴邪腹诽道, 掏出口袋中的手机拿来照亮梯间。手机微弱的白光在梯间照出一个光圈,光圈的范围以外却一律暗得伸手不见五指,让人想到恐怖片里头的场景,好像有什么东西随时会从楼下冲上来。


都想什么呢。吴邪意识到自己幼稚的想法,尴尬的笑了下便往下走。


他老实地踏着梯级缓缓走,怕一不小心看不清梯格摔倒。后几天他还得东奔西跑去拍不同景点呢,绝对不可以为了一时的大意伤身而耽误了工作。


背后时不时传来冰凉的感觉,让他后悔刚才出门没有多套几件衣服。可能对一般人来说这种阴森森的感觉会非常骇人,但吴邪却不怎么样。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以前拍摄一些废弃屋的时候也经历过同样的事情,所以他并不把这感觉当怎么回事。


可走了一段以后吴邪就感到不对劲。怎么好像绕了那么多层都没有到第一层呢?自己只是住在第六层啊,尽管他走得再慢也都应该到达底层了。况且从刚才开始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变化了。吴邪仔细打量周围才发现自己一直都看着地上的光圈走,没有发现头顶上的灯泡已经换成了蜡烛吊灯,而且几时楼梯铁制的扶手变成了木制的,甚至连楼梯几时变成环绕型的结构都没有发现。


不对,吴邪很肯定酒店并没有这样的设置。自己到底走到什么空间去了?但即使如此,他还是强镇定,毕竟在这种环境下慌乱只会凶多吉少。他试想酒店里头会不会有什么角落有这样的梯级,只是前几天他到来基本上就一直在外面拍摄,根本没有去留意到这样的设定,敢情方才是不小心拐错弯才会到这样的地方。如果这么推测的话,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吴邪才不会去考虑好好走一个楼梯只有一条路怎么可能拐弯这个问题。俗话说,ignorance is bliss (无知是幸福)。


突然间,前方传出喧闹声,好似有很多人在谈天,背景伴随着柔和的音乐。听见有人,吴邪估计可以问个究竟,就朝声源走去。刚才绕不完的楼梯现在竟然只绕了一层就到了底部,眼前便是一道熟悉的走廊。


吴邪一边走着一边观察四周,就是想不起自己在哪里见过这地方。旁边有好几道门,里面应该都是不同的房间,但吴邪好像被什么线牵引一般,双脚马不停蹄地直直往前走。


走廊的尽头是一道大门,声音就是从里面传来的。这时他才停了下来。


吴邪在门前犹豫了一会,缓缓推开那扇门,落入眼前的景象再次让他震惊。里面是一座大厅,四处连角落都被人给占满了。在前方有一个乐队现场表演着古典音乐,后方是几道长桌,上面摆着琳琅满目的食品。但最为惊人的是厅里的人,个个身上都穿着华丽的服装,色彩鲜艳、设计花巧的服饰好不惹眼。他们全部脸上都配戴着一个面具,有覆盖整张脸的,有半边脸的,有设计精致的-上面还挂着珍珠,也有比较简单、单色的。


这该不会是酒店举办什么假面晚会而自己因为成天在外头拍照没有接到通知吧?


毫不知情的年轻摄影师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他没有穿任何服装应该不会被轰出去吧?


慢慢的,吴邪偷偷地挪向后方的餐桌。既然来了,而且晚餐又没有解决,怎么可能会错过前方的免费食物呢?


一路走到餐桌旁都没有人理会他,感觉好像自己是空气一般,让吴邪大大地放下了心。看来不会有人介意自己在后面偷吃。


可就当食物近在眼前伸手去拿时才再次发现整个事情有多么诡异。因为,自己的手竟然穿过了食物和餐桌!


吴邪一时惊讶连忙往后踩,没想到就看到一个‘人’从他的身体穿过去。


欸欸欸--!? 


他试着把手向另一个人伸去,竟然也穿过去了。敢情刚才没有人注意自己,是因为自己毫无存在感么?


吴邪茫然地到处乱闯,在大厅中只有他一个人这样毫无头绪地走着。


突然间感觉到一道视线紧盯着自己。吴邪连忙转过头,看见不远处有一个男人直勾勾地瞪着他。男人的半边脸由面具遮盖,但可以从另一半的脸看出男人和自己差不多同一个岁数,而且对方非常英俊,长长的刘海虽遮住眼睛,但依然可以感觉到他在看着自己。


终于发现有人能看见他了!吴邪马上冲对方跑过去,可才不过踏出几步,视线就被周围的‘人’挡住,即时他明明可以穿过这些‘人’,但他还是下意识避开了他们,再次错开时,对方的踪影已经完全消失。  失去起初的吃惊,剩下的只是一丝的无奈,吴邪抓着头想了半天还是决定照着原来的路返回走,说不定回到房间里睡一觉醒来一切就会恢复正常。可能有人会问吴邪现在怎么这么淡定,但实际上人往往长时间处在一个自己无法理解的状况下反而会变得突然镇定,因为下意识领悟到悚然自己再怎么慌张也不会得到什么帮助,反而只会白白浪费能量。


他依照之前的路线走回去,穿过了大门,进入走廊。走廊还是跟原先一样,非常的暗淡,只有墙壁上的蜡烛作为灯源。走着走着,吴邪再次发现异样:原本他以为这是酒店的底层,但这个结构根本就是一座戏院的结构嘛!而且还是非常熟悉的维多利亚风格的戏院!这不是自己今早拍摄的戏院吗?虽然不如早上的那座废墟,但这里的摆设、结构等等跟那座遗弃的戏院完全一模一样!


正在琢磨着这个不可思议的发现,吴邪听到有一声闷响从走廊右侧的一间房间传出来,好似有重物落在地上。他皱了眉头,也不知为什么,自己不受控制就沿着声音来到了房间的门前。


推开了门,他煞住了脚步,脚底生生地卡在地上,瞪得奇大的眼睛直直盯着眼前的事物,根本移不开视线。


就在不到几米的前方,一个身穿贵族服装的女子躺在台上,头部从台边垂下来,松开的金发散了一地,血液从她的胸口冒出来,也有些许从嘴角溢下,随着脸颊流过眼睛、额头然后滴到地上。那女人直勾勾地盯着吴邪,但已经失去焦点的眼神告诉他,这个人,已经死了。

TBC
---------------
资料参考来源

① 维多利亚戏院

② Urban exploration

故事灵感取自外国摄影师Matthias-Haker的照片集,不介意的话可以去看一下

评论

热度(27)

  1. 凛冬将至白无知 转载了此文字
    取材很独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