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将至

【TSN/ME】Dirty Paws 脏兮兮的爪子

短片和文字都很暖

一匠唐:


题目是微博上转过的一个同志萌系动画短片的,其实很久以前就看过,但是不经意间首页又出现了,就想根据这个写一章😂






“这次也不是我家吗?”
Dustin憋了很久,双手抱胸皱着眉头,窝在中间的位置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巴西青年把视线从窗外调回来,变换了一下坐姿,倾身离好友更近:“什么?”
“这次,”Dustin坐直了身子,挺起胸膛:“Wardo,你好几次回来都是借住在Mark家。Chris就不说了他和男友同居,那什么时候你也该去下我那儿啊,我有个专门的游戏室你知道吗?你不知道,你肯定不知道,你每次下午下机,第二天上午就没影了,我都没和你说上几句话。你玩生化危机吗?或者那个丧尸跑酷游戏?不行我们可以玩儿剧情向的,奇异人生你喜欢嘛……”
“Dustin,这不是轮着来的……”
“没门,Dustin.”Mark平视前方,声音像是从水底冒出的泡泡,轻飘飘又尖锐得突然破裂:“跟你自个儿玩去。”
Dustin不知道是刻意夸张还是情绪使然,纠结成了一张快要哭泣的小丑脸。
“我以为你们已经不再需要专门联络感情了?你们不是已经和好了吗?你们为什么非要两个人?Wardo都没去过我那儿!”
最后一句是冲着左边的CEO吼的,是委屈到了极致的控诉。
前排司机瞟了眼后视镜。
嗯,能耐了我的CTO。
敢吼BOSS了。
点赞。
蜡烛。
Mark看了眼欲言又止的Eduardo,收回视线,左手搁在车窗框上撑着下巴:“只能我们俩,多一个人都不行,我没有和别人分享的兴趣。”
Eduardo听着表情有些古怪。
前排司机镇定且镇定地安静如鸡。
Dustin开始间歇性抽搐着在后排撒泼打滚。
——受害者只有Eduardo.



到家。
Eduardo驾轻就熟地放置好了行李,走进洗手间打开柜子,拿出一套洗漱用具,搭好毛巾,放好拖鞋。
Mark双手插兜站在门口,看着Eduardo在本来只有一个人生活痕迹的屋子,像变魔术一样,从某些小角落翻出道具,沾染另一位的气息。
他想咧嘴笑但又迅速收住。
Eduardo将衬衫袖子轻轻挽起,折了几折,问他想吃什么。
Mark眼睛紧盯着男人手腕上起伏的线条,突出的腕骨形状精致得像一只趴伏着的蝴蝶。
他摇头。
“哦,我忘记你今天没胃口了。”
Eduardo为自己做了意面,
他们对坐着,中间放着Mark的笔电。
他安静地吃,Mark安静地看。
“Mark,”他把叉子抵在勺子上慢慢卷着意面,眼睫微垂轻声提到:“你这样我会以为你饿了——我知道你看的不是意面。”
Mark应了声,然后头搁在桌上,趴着继续看。
Eduardo没再管他。



洗碗的时候,Mark双手抱膝,窝在Eduardo的脚边,头埋着。
Eduardo洗完碗拧上水龙头,没了水声,他才听见低低压抑在喉咙底的咕哝声从脚边传来。
他拿过纸巾搽干净手上的水渍,蹲下身:“Mark.”
埋着头的卷毛咕哝着,没回应。
Eduardo伸出手挤进他的脸紧贴着裤子的缝隙,把他从自己的膝盖间挖出来,捧着他的脸。
鎏金一样的兽瞳死死盯着他。
他伸手摸了摸Mark的头发,兽瞳的主人咧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
Eduardo站起身,Mark拱起背发出低吼,他向他伸出手:“我哪儿都不去,Mark,哪儿都不去。跟我来。”



熟练地绑住Mark,Eduardo依稀听到卷毛从喉咙底逼出来的“S...silv...er”,他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Mark稍微安静了点,脸上冒出短短的绒毛,他神志不怎么清醒了,轻轻用头蹭了蹭Eduardo的手。
“There,there.”Eduardo一下一下摸着他的卷毛。Mark倾身离他很近,嗅了嗅,唇几乎碰上Eduardo的鼻尖,Eduardo放任他动作,微微扬着脸。
Mark睡着了。
Eduardo想了想,下去把Mark的笔电拿上阁楼,双腿盘坐在Mark对面,检索起白天Dustin提到的游戏。



“Mark,这个系列游戏出新的了你知道吗?”
Eduardo从电脑前抬起头,撞上已经成型的野兽没有情绪的眸子,它似乎在评估着男人的身体,耳朵机警地立起,身体微拱。
Eduardo看了它会儿,伸出盘着的脚,轻轻踹了一下对方毛茸茸的脚掌。
然后迅速举起笔电挡住意料之中喷溅出来的唾沫星子,却挡不住撞进耳道震天响的怒吼。
他放下笔电按压自己的耳朵,Mark挣扎着,毛茸茸的穿着裤子的腿乱蹬,身上的金属锁链叮叮当当地响个不停。
Eduardo拍着地板,低声说着:“不要再动了Mark,阁楼都要被你折腾塌了。”
哐当哐当哐当。
“邻居听到要报警了。”
哐哐哐当当当。
“……幸好我听你的换了比较粗的——”
叮。
链子断了。
依稀有着人形轮廓的野兽半趴在地上,虎视眈眈。
Eduardo无言的一手扶额,一手捞过笔电甩过去:“别拿看食物的眼神看我Mark!”
笔电在它一掌下四分五裂。
野兽被激怒似的摆出攻击姿态,怒吼着展示自己的獠牙。
“嘿!”人类不退反近,他扑过去猛地拍了下野兽的吻部,怒斥它像教训不听话的小孩:“闭嘴。你弄坏了你的笔电知道吗!”
野兽定住了。
Eduardo严肃得不像话:“你最好记得是你自己弄坏的,这次和我没关系。”
野兽瞅着他。
他抬起手又想拍它的头:“记住了吗?”
野兽仰头咬住人类的手腕。
一口锋利的獠牙衔着青年较为纤细的手腕,咬合力惊人的牙齿嵌在脆弱的腕骨上。
Eduardo挑起一边眉。
Mark微微收紧了牙齿。
僵持。
巴西青年尚还自由的左手上来就是一个脑瓜嘣儿。
野兽被敲得头一沉,怕控制不住刮伤人类的皮肤赶紧吐出来,确定青年不会再乘胜追击后,又急忙把他想要收回去的手叼回嘴里。
手忙脚乱的样子,相当对不起它的形象。
“Mark.”
野兽伸舌头舔了一下。
“松口。”
野兽舔了又舔。
Eduardo开始揉它的耳朵。
Mark想要缩回去躲开,但又舍不得放走他,歪着头拼命躲避。
Eduardo还是收回了手,野兽又开始低吼。
不过他马上两只手伸过去捧住它的头,扳开它的嘴巴仔细地检查牙齿。
“嗯,今天进食后我还是要给你刷牙,不准躲了这次,听到没?”
野兽委屈地吼回去。
人类挠挠它的下巴,下楼给它拿食物。



打开冰箱的Eduardo听见后院Beast的叫声。
他冲过去。
两只野兽针锋相对,小的气势全开汪汪汪地吼叫不停,大的半蹲在草坪上,两只爪子抓着脚掌下的泥土,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聒噪的小只野兽。
“Beast.”Eduardo叹息着抱起小狗:“你又没认出来,这是你Dad.”
我没它这样的儿子。
野兽看着Eduardo动作危险地低吼着露出牙齿。
小狗钻进人类的怀里,声音见小。
野兽却被彻底激怒,开始狂吼。
“Shh!Mark!”Eduardo和它对吼,野兽瑟缩了一下。突然它仰起头,鼻子动了动,跳出院子的灌木丛,跑出去了。
什么情况?
Eduardo慌了,Mark偶尔会跑出去给自己觅食,还给他带回了一些死去的动物,如果不是他处理得好,天知道动物保护协会会不会找上Facebook的CEO.
幸好它没有咬过别人的宠物。
可刚才它是闻到什么了吗?有目的地跑出去?从没有过这样的情况。
Eduardo失神落魄地抱着Beast.
手机震动。
他接了。
“喂,Wardo.我过来找你们啦!你不能过来,我就来Mark家玩儿!我带游戏来咯!开心吗!”
HOLY SHIT!



Eduardo找到Dustin的时候,他正无聊地插兜站在路边踢着脚踩节奏。
“D,Dustin,天哪”Eduardo气都没喘匀:“你,你有没有……”
有没有事。
有没有看到Mark。
他看着红头发天真的大眼睛,突然觉得两个问题都不用问了。
“Wardo!你来接我啦!”
“是,是的。”Eduardo接受了Dustin的拥抱,眼神四处瞟,寻找蛛丝马迹。
“Dustin,你一个人来的?”
“还有Chris,他去停车了……”
上帝……
“RUN!”
Chris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金发小伙健步如飞冲到两人面前推拉着好友:“跑!快跑!有个怪物追过来了!”
“Chris我们还没玩儿生化危机呢……”
Chris恨铁不成钢地推了Dustin 一把,没看清身边Eduardo诡异的表情,打开公文包掏出一把手枪对准前方。
“Chris你哪儿来的枪?!”
“闭嘴Dustin!”
“等等,别!”
Eduardo下意识地站在了枪口,遮挡住身后冲过来的黑影。
“Eduardo!你在干什么!”
“Chris你听我说,这可能有些匪夷所思,但你一定要相信我!”
“那东西冲过来了Eduardo!让开!”
“我天那是个什么!Wardo你背后是个什么跑过来了!天啊我们要死了吗!不不不Chris不要开枪!Wardo你快让开让开!我的上帝!救命!我应该喊救命吗!啊啊啊它过来啦啦啦——”
“Stand back!”
砰——
枪声响起。
出乎意料的,动静很小。
但在场的三个人类都清楚地听见子弹钻破皮肉,让人牙酸的闷响。
野兽越过人类扑上来用身体堵住了枪口。
“……or maybe not.”
Dustin愣愣地接了下句。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在Mark突然闯入你在新加坡的家后,就频繁地,每个月回来一次的原因?”
Eduardo缩了一下,已经自愈的狼人蹲在沙发上示威似的朝Chris呲牙。
“闭嘴吧Mark.”Chris手指着它的鼻子:“你变回来了我再和你谈。”
“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那次我才知道……我得帮他。”
“以前为什么没有?”
“他才觉醒,Chris.我还专门陪他回家一趟,就是为了搞清楚这个。”
“所以那次你们俩回家见父母就是因为……Never mind.”
“你们没过来之前它都很小心,从没被人发现过,也很少出去……它可能只是觉得你们很熟悉,它可能只是想打个招呼……”
“我用子弹招呼回去了。”
“……它现在神志不是很清醒。”
“我看出来了。”
Chris看着可怜的巴西小伙叹气,Mark旁若无人地试图学Beast把自己毛茸茸的大脑袋塞进Eduardo的衣领。
“——Eddy,你都不知道有段时间我甚至以为你和Mark……”
“什么?”
野兽放弃了尝试,转而用舌头给Eduardo洗脸,他脸上有着狼人中枪时喷溅出来的血液。
Eduardo真诚地看着Chris,好像给自己给自己擦脸的是妈妈手中的毛巾,而不是非人类好友的口水。
“……Never mind.”
见惯大场面的金发小伙抖着手收好公文包:“我们得有个计划Eddy.”
两个人类看着唯一的非人类,眼神复杂。
“砰砰砰——”
敲门声。
“你好,我好像听见有什么动静?请问需要帮忙吗?”
先从这个开始。
什么?
Dustin?
哦,他在找穿透Mark身体的子弹。
不知道哪儿去了,那块儿很多灌木丛。希望他动作轻点儿,不要被附近邻居当成变态。
但他长得太可爱,不会被当成变态的。
吧。



第二天。
Mark抱着Eduardo醒来,Chris倚在门边,大拇指指了指门外。
Mark小心地起来,拉上被子,出门。
“这就是每个月你和Eduardo的一夜。”
Mark中规中矩地用眼神表达着:是。
Chris懒得嘲笑他。
他深吸一口气:“为什么?Mark.为什么不和我们说?为什么舍近求远去找Eddy?”
Mark皱眉:“Wardo没告诉你们?每到这一天从早上开始,我人类的部分就不太好使,逐渐转变,基本都是靠本能行动。”
“……所以你每次这个时候都要休假,我以为你是为了接Eddy。”Chris咀嚼着Mark解释的每一个字,然后突然理解了什么瞪向Mark:“你是说你找Eddy是——”
“什么?”非人类CEO瞟了他一眼,按了按昨晚被穿透已经愈合的地方:“我不知道为什么,那是我的第一次,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Wardo床上了。”
“……”
哦,Mark.
“你变成……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的时候,可爱多了。”
Chris恢复了冰冰有礼(没打错)的微笑,看他的样子像看小时候的Beast.
“Mark.”Eduardo醒了,声音朦胧:“你昨晚到处跑了,爪子洗干净了吗?”
Mark转身回屋。
“Wardo,不是爪子。”
“好吧,现在是手了。你洗干净了吗?我看看。”











《我的狼人男友》
(我太爱这种画风和声优了我的狼)
http://m.weibo.cn/3231537845/4057796603859999
嗯,文里有个其他电影的小彩蛋🌞
真的没人知道文里的台词彩蛋吗😿











评论

热度(221)

  1. 凛冬将至一匠唐 转载了此文字
    短片和文字都很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