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将至

读书人

今天在网上找书看,遇见个奇葩。虽说看网文就要做好扫雷的准备,但还是被恶心的吃不下饭。
作者可怕的形容词,奇葩至极的逻辑,神一样的剧情我就不说了,抱着看看他能写出什么更猎奇东西的心态,我忍着看了下去。
呵呵哒,男主重生金手指全开收小弟无数这套路我就不说了,娇艳如花眸含春水和女人没什么两样的小受我也不说了,重武轻文我也不说了。
问题是,你有必要那么糟践读书人吗?
把天下读书人一棍子打死为蠹蠢之徒,斥寒窗苦读的学子扰乱民心,视风流尔雅之辈为国家负累。
我就奇了怪了,读书人是怎么招你惹你了,想打架打疯了吧?是,从头到尾你打波斯打高丽打东夷打蒙古打南蛮,军事控制大半个亚洲。很爽,对吧?
但是,且不说这些国家是否存在于一个时代,打下来你难道不需要人治理吗?不需要教化吗?不需要改民易俗吗?这些是军队能干的事吗?
文中从头到尾宣扬读书无用论,似乎所有东西所有人都得有用才是,至于什么妖道酸儒,歌姬词人,死了才干净。
看到这我就火了,喜欢诗词歌赋,花前月下有什么不对?说话注重词饰,行事注重礼法有什么不对?真可惜,在下就是爱习书法爱吹笛子爱读诗词又怎么了?这就是“拖累”了?
事事追求有用,这样的国家何其可怕啊!
强大的军队是国家的保障,这绝对不错。但所谓“向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难道就是说说而已?
数千年来,我们打过胜仗也被打败过。但文脉,在书院里,在家族中,无论是魏晋风骚还是元兵奴役,从未断绝过。
《梦溪草堂笔记》《酉阳杂俎》《陶庵梦忆》《隋唐嘉话》之类,谢灵运,段成式,张岱,李煜之流,大概都是没什么实际用途的,既不能安邦,又不能拓土。但是,他们的笔触,却风流了一个时代,丰富了千古后人。
义薄云天,侠肝义胆固然让人敬畏,聪允风流,儒雅俊秀也别有一番滋味是不是?

嘛,吐槽完毕,略发神经。
作为一个爱好文艺的工科女还老遇见奇葩真是满世界泪点。

评论(6)

热度(10)